快捷搜索:  

1个人和27个人生死对话

从山东到西昌,退役消防员刘荣基在路上花了一天一夜。
4月2日,他先坐动车到达济南,再从济南乘坐飞机,中途在昆明转机,最终在4月3日上午10点半抵达西昌青山机场。
这一天一夜,刘荣基觉得自己走过了大半生。他没有一刻能够睡着,脑子总是恍恍惚惚,身体也有些麻木。
尽管,他才刚过完20岁生日。
两个月前,他从凉山州森林消防支队西昌大队四中队退役。这次跋涉千里,只为送别牺牲的战友。
“这27个人,没有一个我不熟悉的。”风尘仆仆站在西昌的蓝天下,刘荣基的背包上,仍挂着“中国消防救援”的小徽章。曾经,他和伙伴们每个人都有一枚,这枚徽章陪着他们,一次次往返于漫天火光,见证着森林消防员们的付出和守护。
天之涯,地之角,知交半零落。
半天时间,从西昌大队到体育馆,再从西昌市内到殡仪馆,刘荣基重新走过和伙伴们一起去过的地方。“好好活下去。”终于,他告诉自己,往后的日子,要更加认真生活,努力向上,把兄弟们还没来得及体验的人生,都经历一遍。
这是他所能想到的,最好的纪念。

无言旅途
时间:4月2日9:15
地点:昆明长水机场

从昆明到西昌的航行,只有一个多小时,在这架航班上,刘荣基碰见了从全国各地赶往西昌的退役战友,大家相视无言。过去两天,这些曾经的消防员经历着巨大的悲恸,“几乎都没睡,闭上眼,总觉得他们都还在。”
航班上,刘荣基一眼认出,坐在身边的,是副班长汪耀峰的父母。就在这次出任务的头一天,汪耀峰寄给弟弟的饼干和零食被家人收到。每次出发前后,这个平时话不算多的湖北小伙都会给家里发信息报平安。
在汪耀峰每周和家里视频时,刘荣基不止一次见过这对面容和善的父母,他们的对话和所有家庭一样,说点最近的杂事,再相互叮嘱保重身体。这时候,在房间的队友都会凑上去和叔叔阿姨打个招呼,也顺便被叮嘱几句“一定要注意安全”之类的话。
这一次,刘荣基没有和这对夫妇打招呼,他看着他们一直在发呆,然后长长地叹一口气。
这时候,不打扰,就是最好的问候。一个眼神,相互都懂。
在得知噩耗后,不知道是谁,将刘荣基所在的讨论组名称改成了“永远的四中队!”那里面的65个人,有现役的、退役的,还有已经牺牲的。
4月2日凌晨,刘荣基到达昆明时,约好一起到西昌的伙伴已经在机场附近订好了房间。久未见面,除了下来将他带上楼,三个人同处一室,都没有说话。
“不知道该说什么。”刘荣基说,离开后,大家常常计划着下次相聚,说一定要喝到不醉不归。大家还惦记着中队长蒋飞飞的婚礼、消防员赵耀东的大学梦、老班长高继垲的吉他……
这一次的久别重逢,大家都相顾无言,这是一次为了告别的重逢。

手足情深
时间:4月3日10:35
地点:西昌市体育馆

落地西昌,天气晴好。
目送着副班长汪耀峰的父母被送上车,刘荣基没有直接去殡仪馆,他要去找发小张成朋的父母。
“朋子”和“鸡哥”,这是这对兄弟相互的称呼。从中学认识至今,两人人生有一半的时间是交集在一起的。同一所初中和高中,同时在18岁选择入伍,然后被分到同一个新兵营、同一个森林消防大队、同一个中队,“相隔一堵墙,整天在一起。”
刘荣基个性跳脱,张成朋相对内向,读书时,两人成绩都不好,做过最“出格”的事情,就是逃掉晚自习去打游戏。在家乡那个不大的小县城,每一个旮旯都有过他们晃荡的身影。终于,少年长大,想要去看看更大的世界,想要实现自己的绿色军装梦,于是,18岁,他们从家乡来到了四川。
成都到底怎么样——在新兵营的4个月,他们没有出过锦江区永安路教导队的大门,想象不出传闻中“有美食又热闹”的城市是什么样子。每周训练之后,最盼望的就是周末可以获准玩半天手机。
可是,在他们眼中,这样的生活也是充实有趣的。
都是家中独生子,相互就是兄弟。确认张成朋牺牲后,刘荣基第一件事就是去看望张爸张妈。张妈一把抱住他就哭,一遍遍叫着“朋子”。
4月3日,在宾馆接到张爸张妈后,三人回到西昌大队。训练场、宿舍楼、足球场,都还是曾经的模样。叠成“豆腐块”的被子、摆放严谨整齐的内务,仿若下一刻熟悉的脚步就会响起。默默整理张成朋的遗物,储物柜上,发小的证件照难掩青涩,他刚刚20岁,同龄人大多都还在大学里学习。
不久前,刘荣基还劝过朋子,让他向暗恋多年的女孩表白,但性格内向的朋子拒绝了。这次,刘荣基自作主张,将朋友的这份感情告诉了女孩。女孩知道后,在微博上写道:“谢谢你喜欢我,这是我的荣幸。”

生死对话
时间:4月3日17:00
地点:西昌市殡仪馆

终于还是来到,伙伴们的安息之处。
从西昌市殡仪馆的入口开始,沿途树上被系上白花,远远望去宛若云朵。自发赶来的群众,都默然无语,微风吹过,一片静穆。
脸庞黝黑,手掌粗糙,眼神明亮,刘荣基的身上,还有着森林消防员的影子。走过殡仪馆入口那段不算长的路,往事又清晰地浮现在眼前。
不出任务的日子,大队里总是热闹的。每天晚上十点熄灯,早上六点起床,训练、操课、学习,生活被安排得满满当当。他们最怕站哨被安排在凌晨两点,那时瞌睡最香,只能强撑着不打瞌睡,也不敢睡,偷偷瞄过,有监控在。
即使训练强度大,这群年轻的小伙还是有使不完的劲儿,几乎每天傍晚6点后,就会一起踢足球,吃完饭,还有精力再来一场篮球赛。在队里,有热爱乐器吹拉弹唱俱佳的伙伴,也有爱操心帮他们剪头发的班长,还有学霸出身喜欢看书的中队长,以及总是操心想在城里给家里买房子的好兄弟……
——如今,他们都不在了。
这几天,刘荣基还是会和他们说说话。
年初,副班长汪耀峰告诉刘荣基,如果家里有女朋友的话,就回家吧。他总是这样扮演队里的“知心大哥”角色。这次,刘荣基在落地西昌后告诉他:“班副,我看到你爸妈了,他们挺好的,就是担心你,不过马上就能看见你了。”
年纪最小的王佛军,总是跟在身后叫刘荣基大哥,在刘荣基退役后,还跑来问他赖床是什么滋味。这次,刘荣基回复道:“兄弟,别睡了,想你。”
每天都被刘荣基拿号打游戏的张帅,之前还洋洋得意说着“我都上王者了”,这次,刘荣基告诉他,“你不是喜欢玩穿越火线吗,一起来吧。”
还有张成朋,年初,刘荣基退役,他犹豫了下,还是决定留下。他告诉刘荣基,想为家里多减轻点负担。
这一次,殡仪馆外,刘荣基告诉朋子:“走,兄弟,我带你回家。我知道你的微信永远不会回我信息了,难忘曾经一起摸爬滚打的青春……”

 

刘荣基,生死对话,朋子,豆腐块,人生

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: